您所在的位置: 中国法制视界网 > 大律师记 >

杨雨桐:律师应如何面对这个世界

发布时间: 2018-12-20 11:19 来源: 作者:

杨雨桐:律师应如何面对这个世界

作者:杨雨桐,江苏永衡昭辉律师事务所 

刚开始做律师的时候不会改合同,像每一个刚入行的年轻律师一样,挑语病,改错字。老爸说一个律师要至少沉淀五到十年才能改好一份合同,但是当务之急速成的办法就一句话,你想尽一切对方可能违约的情况,然后把违约责任写进合同里。听完这个我觉得瞬间得到了九阳真经,也同时明白了为什么要沉淀那么多年,因为对方可能违约千百种情况不止需要想象力还需要大量的实战经验。用句百姓都能听懂的话,合同的要点就是把对方想象成混蛋!

我突然觉得,这是不是意味着一个逻辑缜密的律师的思维方式就是以最恶意去揣测这个世界?改合同的时候我们要假设对方有一万种违约的方法,开庭的时候我们要仔细检查每一个证据以防造假,调解的时候我们纠结着每一个条款以防产生日后的纠葛,这一切都是在以恶意来揣测这个世界。

我突然怀疑,我是不是适合做一名律师,因为我的初心就是以善意对每一个人,由于常年做离婚纠纷,经常接触的客户都是完全不相信另一方,我总是居中调和“不会得”“不至于”“应该不是故意的”我像个和事佬一样每天说着这些话,这是一名合格的律师吗?

我突然悲哀,难道律师真的是反人性的职业吗?我们每天接触着各行各业、方方面面的黑暗面,我们该如何让自己阳光,又如何让客户阳光?我到底应该坚持自己的初心还是做大家心中最“精干”的律师?要知道家事律师如果稍微“强硬”一点,有时候一个案子变很多案子是很容易的事。

当无数个问号在脑中盘旋,又好像是心灵的拷问。律师这条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走法,我依然选择了让自己最舒服的一种,渐渐的我越来越喜欢上谈判桌而不是法庭,越来越喜欢拿调解书而不是判决书。这么多年来经手的离婚案件真的收到判决书的寥寥无几。离婚律师不好做,自古以来就有”宁拆一座庙,不毁一门亲”的说法,也有很多同行在一个又一个破碎的婚姻面前,选择其他专业方向。但是当我看着一个个即将对簿公堂的夫妻经过律师的努力最终签下离婚协议,当我看着许多扬言“我就要跟他搞到底!”的当事人在双方律师和法官的无数次劝说下,终用一种解脱的心拿着调解书离开了法院。我觉得钱少赚点或是客户短暂的不理解都是值得的。我相信当她们的婚姻是用一张离婚协议,一张调解书而不是判决书来结束,总会给这段回忆增加点善意的可能。所以工作总要有人做,只是看你怎样去做。

我终于明白,我们应该如何面对这个世界,那就是我有以最恶意揣测世界的能力,但是我依然善意的待你。

 

【责任编辑 刘耀堂】

责任编辑:admin
法治视界网致力于普法宣传与资讯交流,本网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文章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3131833977@qq.com),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