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视界网 > 经济与法 >

商丘市宁陵县阳驿乡后陈村:莫名背负上千万债务?村民集体上访要说法

发布时间: 2020-07-27 10:32 来源:华夏头条 作者:秩名

商丘市宁陵县阳驿乡后陈村:莫名背负上千万债务?村民集体上访要说法

“恳请领导为民做主,还我土地......”7月13日上午,来自商丘市宁陵县阳驿乡后陈村的近百名群众聚集在了商丘市信访局门口,手拉白色横幅,恳求政府领导为他们村全体村民主持公道,严查该村原村党支部书记于博为首的后陈村委干部存在的各种腐败、滥用职权等问题。

 原来,在今年3月底的时候,后陈村流传出了两份该村村委会与于博签订的《调解协议书》及《后陈村土地承包合同》。《调解协议书》上标明:后陈村因新农村建设和治理空心村资金需要,曾向于博借款一千多万元,除已归还部分,现在仍欠于博6659538元。后陈村应于2020年5月1日前一次性偿还清于博欠款,后陈村未能偿还的欠款,自2020年5月1日起,按月息1%计算利息;后陈村保证除后陈村村民823亩土地流转租赁费以外,今后将后陈村委和村集体的一切经济收入及上级拨款(专项资金拨款除外)全部用于偿还欠于博的款本金及利息;双方于本协议签订同时签订《土地承包合同》,该合同于博应付的土地承包费用以折抵偿还本协议后陈村应付于博的欠款和利息。

《调解协议书》及《后陈村土地承包合同》的流出,激起了该村村民积压许久的民愤,促使村民走上了集体上访路。“协议与合同的签订,村民根本就不知情,里边的协议内容村民也无法接受。”该村村民于先生表示。

 “可耕地一亩抽出0.28亩做公益 地没了福利也没见”

2006年至2018年,于博担任商丘市宁陵县阳驿乡后陈村党支部书记。2007年,于博以建设新农村为由,将后陈村的土地全部收回,进行了重新规划。

“2009年,村委会下发了通知,所有可耕土地每亩无偿抽取0.28亩,共计321.16亩。”于先生表示,“无偿抽取的321.16亩用于为俺村65岁以上老人制作每年冬夏4身服装;每人每月发放50元;每年中秋节、春节进行礼品慰问和资金适当补发等。但是这项通知只实施了一年,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于先生说:“每亩地抽取0.28亩,村民没有意见,毕竟是为村里老人谋取的福利。但是你既然将土地抽走了,你就得把爱心落在实处,你不该打着为老人献爱心的名义,非法侵占村民土地。”

于先生介绍:“这些土地的承包费,村委一直收到了2020年。经过村民计算,该土地折合现金合计每年可得25万余元。但是村委将土地收走后,这些土地的承包费从没有为村民公示过。村民是地也没了,福利也没见到。”

“宅基地统一回收 村民还要出钱购买自家宅基地”

据于先生介绍,2007年,后陈村以新农村建设为名,强行将村民的宅基地收回,并将全村老房无任何补偿条件下拆迁,之后以2000元一处(三分地)宅基地卖给本村村民,以4000元一处宅基地出售给外村群众。

“农村的习俗是家里男性均会有自己的一幢房屋,村里基本上每家都会给家里男孩子准备一处宅基地,以供孩子成家立户,但后陈村村委却对村民的宅基地进行了强行回收。谁家成年男性要盖房子成家,就得拿出2000元重新购买宅基地。”于先生说,“2014年以来,后陈村村委开始将宅基地以30000元一处的价格出售给本村村民。”

“村里宅基地本就不富裕,基本上一家一处,但是于博自己拥有7处宅基地。近期,于博还将宅基地进行了售卖。”于先生表示,“村委没有公示过宅基地款项用途,村民也无从得知村委会将购买宅基地的款项用到了何处。”

“将土地售卖给公司企业 钱去了哪里”

“我们村的土地上现在盖了很多厂房,出现了很多公司。这些企业所占用的土地,有的还是我们村的可耕地。”于先生说,“于博在任期间,后陈村村委以招商的名义将后陈村接连成片的部分可耕地和原有宅基地进行了外租,所租赁的公司还有于博自家的公司;以基础建设为名在基本农田上进行房地产开发,自2010年至今,于博将80亩基本农田出售给房地产公司开发商品房。”

于先生说:“我村的土地在大面积流失中,村民也不知道这些土地是怎么交易的,所得金额花在了哪里,只看到后陈村背负了大额债务。”

“村民背债甚是委屈 纷纷上访求说法”

“于博在任期间,村民要是不支持他的决议,他就安排人对村民进行威胁、恐吓、殴打。群众对其控告检举后,于博就在村委大喇叭上公开扬言恐吓举报人,导致后陈村百姓十多年来有苦不敢言。”于先生表示,“选择上访也是因为村民实在是被逼无路了,所以恳求领导出面主持正义。”

2018年后陈村村委领导班子换届,于博卸任后陈村党支部书记一职,其子于凯担任后陈村党支部书记。

2020年3月25日,后陈村村主任李风林代表后陈村与于博签订了《后陈村土地承包合同》,后陈村将村中5处共计197.3亩土地,以每亩每年1200斤小麦的价格(小麦价格按国家当前市场小麦收购保护价折算人民币)承包给于博,承包费用于抵扣后陈村所欠于博的债务,承包期限是70年。折抵偿还欠款完毕后,于博于每年9月15日前,向后陈村全额交纳本年度的承包费。

于先生表示:“《后陈村土地承包合同》中的197.3亩土地是村委于2009年抽取的321.16亩土地中的一部分,这份合同的签订,未经过村民代表大会程序,村民根本不知情。于博在任期间将后陈村的土地也卖了,将自己的公司——宁陵县粮油购销贸易有限公司也建在了村里的土地上,到头来还说村民欠了他钱!”

2020年7月10日晚上,于博按照《后陈村土地承包合同》所列内容,安排人员,派遣10余辆作业车将村北国宾大道一侧的坑塘进行了填土平塘,并与前来阻止的村民爆发了激烈的肢体冲突。

此次冲突,激发了村民与于博之间更大的矛盾。于先生表示:“村民坚决不认同该合同中的任意款项,坚决不接受背负的高额欠款。此次上访,实属无奈之举。我们恳求政府帮我们审查村账,清查村内积压许久的民怨,还我们土地,还我们地租,给我们个说法,还后陈村久违的平静。”

来源链接:http://huaxiatop1.com/a/view/unicom/286.html

责任编辑:admin
法治视界网致力于普法宣传与资讯交流,本网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文章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3131833977@qq.com),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