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法制视界网 > 经济与法 >

天津市东丽区女支书丁恩云违法事实曝光

发布时间: 2019-09-06 10:55 来源:中关村商情网 作者:网络
我们是东丽区居民代表,近日天津市政府党组响应习近平总书记号召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这一利好消息让东丽万新街道办事处增兴窑村几百名村民来说又一次看到了希望!关于天津市东丽区万新街道办事处增兴窑村村支部书记丁恩云的举报多年来频频出现在各媒体,被媒体曝光的文中列举了该村村民检举村支部书丁恩云的种种违法违纪行为,还有村民这么多年写举报信,逐级上访,甚至去北京信访,向各级纪检监察部门实名举报,直到今天“查无音讯”我们村民不得不怀疑丁恩云有一定的保护伞,官伞,甚至警伞,不容忽视!

村民举报、天津市东丽区万新街增兴窑村“两委”班子选举制度形同虚设,丁恩云自从2007年就任村支部书记后十多年,不设村主任,没选过村民代表,村民从未履行过选举权!村民代表都是由她指定村民当选,丁恩云就任村书记以来每年发展2到3个党员,几乎都是他们家亲戚或亲信,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由于村民韩应刚在村中家族人数众多,丁恩云为培植个人势力,不讲政治原则竟然不顾韩应刚4次“进宫”(1987年,1989年,1992年,1995年还因寻衅滋事被判刑5年半)。的恶劣影响,将其发展成党员,并委以增兴窑村拆迁办主任。2015年转正入党,正是十八大以后,习总书记要求从严治党期间。丁恩云难道不知道韩应刚进宫多次,一身的纹身吗?为什么还能发展成党员?政审是怎么过去的?这在全国都是个例,对党是个多么可笑的侮辱,可想而知丁恩云的能量到底有多大?

2、在城中村改造中违章建筑补偿款,国家规定每平米补偿1200元至1500元不等,而丁恩云却给村民每平米100元至1500元不等(例如刘文副家给的就是100元,张建芳家给的300元,宁某某家给的500元等等)而只要是丁恩云的亲属或亲信基本都是一千元以上甚至更多。黑社会马宝安在增兴窑月牙河一队利用韩庭起地里,盖了两间狗窝,丁恩云就给补偿了240万元(因为没有公开透明所以不公平)

3、多年来,为了举报丁恩云的违法事实,几百村民逐级向上级反映,东丽区某些部门对于村民询问“修建津秦高铁期间征用增兴窑村多少土地”的问题答复大相径庭,2015年8月国土部门给村民王家萍同志的答复“该项目共征用土地面积0.9015亩”,2015年7月给谷兰如同志的答复是该项目共征收万新街土地面积为0.0601公顷,而2017年万新街道方面,给张杰同志答复的是“征用40.5亩“。据我们所知当时占用刘文副家土地就是5.32亩,村民自己测量的是124亩,到底用了多少亩?或许只有村支书丁恩云知道(各级政府给的答复函附上)。而丁恩云说把被征土地的钱入股到华明镇村镇银行,她在党员会上说这笔钱是无偿给华明镇使用的不给利息也不给分红。据村民了解万新街别的村也有在华明镇投资的,人家每年都有分红,增兴窑村这些年有没有分红,村民就不得而知了!(因为没有任何透明公开这笔钱到底去哪里了村民一概不知)

4、丁恩云在增兴窑村雁过拔毛竟然连死人的丧葬费都不放过,董文才等多位村民都反映老人过世后“民政局“都给补助一部分丧葬费。我村村民在村委会领取的丧葬费1000元到2000元不等,可是我们和记者在”民政局“核实的丧葬费的补助应该是6000元以上,就连死人的钱她都不放过。(票据为证)

5、增兴窑村原有一个封闭式农贸市场,在丁恩云担任领导期间被她的亲属改装成“歌舞厅”了,然后又在歌舞厅的后面占用公用土地和农田的排水沟(她的亲属把农田的排水沟垫上)违章建筑了一个2000平米的农贸市场,每年收入上百万,占用了十多年,因城中村改造,她亲属违建的农贸市场需要拆迁,丁恩云为了一己私利,不顾老百姓的死活,强行霸占老百姓赖以生存的土地,2017年5月的一天刘文生媳妇去自己家菜地摘菜,发现地理被人垫上了工程土和石削,像这种情况共涉及十多亩土地,6家村民的,一问谁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而后几家村民打听到是为了给她亲属盖农贸市场还迁,村民相继去大队了解情况,解决问题,丁恩云总是避而不见,后来几乎村民轮流去两委要说法,丁恩云实在没法了说,等开工之前一定把你们的问题解决完在开工,过了几个月在2018年1月5号又在村民不知道的情况下就又开始施工了,村民就又去找丁恩云协商土地的问题,她还是避而不见,大队领导互相推诿,没有人管。好好的土地被无端霸占,村民一气之下把施工给停了,去向有关部门逐级反应,也打了很多市长热线,至今也没给解决。村民已经快三年没有收入了,有关部门给出的答复也是让人哭笑不得。第一次万兴街道给的答复是此地块没被征用,没被征用就把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地挖了就是犯法,我们报了110,派出所给出的答复是土地不归他们管,不给立案!让我们去找国土资源局,我们找了国土资源局给我们的答复是征地补偿安置不落实不得强行使用被征收土地,又把我们推回到街道,后来街道给的答复是我们的菜地是在万兴街道整治”散乱污“范围内,是场地平整工作,属于正常工作范围!我们很不能理解,我们承包的菜地,有土地承包合同,还在种菜期间,也没被征收,也没有安置补偿,土地本来就是平整的,结果他们所谓的平整都打上地桩了,到不平整了(有照片为证)知道今天我们找到很多部门也没有人来处理这件事情,最近甚至是连街道的门都进不去了,,快三年了老百姓平白无故失去了土地也失去了收入,到底让老百姓该怎么活下去?

 6 ,增兴窑村的一切惠民政策,低保,残疾补助,阳光补助等等一切都不透明不公开,在大队后勤工作的家属和丁恩云的亲戚和亲信等都基本享受这些政策补助款,在前几年增兴窑村开着小车领低保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我村60岁退休人员在村只能拿100元养老退休金加上养老保险等等也就700元到800余元,然而邻村南大桥村据我们了解退休的老人能拿到3000多元是我们村的4倍不止。村民们都怀疑村里的钱到底都哪去了? 从来不公开不透明。

  7、万兴街道拆迁还迁政策本应是统一的,群众发现了很多不一样的政策,凡是丁恩云的亲戚朋友或是亲信基本跟老百姓的政策都不一样,不是多给钱,就是多给房,例如村民张如发是丁恩云的表弟,同样的房子他比别人多出50平米的楼房(增兴窑还迁政策是以房子平米1:1换楼房)被村民发现了找到大队,他们说了很多借口,最后没法说了,说是弄错了失误,像这种情况还有很多,失误为什么失误的多给的都是她家亲戚或亲信呢?村民赵增良是丁恩云的姐夫,他在临月里小区分得五套房子(16号楼1门201,16号楼1门401,17号楼4门201,17号楼4门301,17号楼4门402)最近一次分房子增兴家园还有他们家房子,就因为他是丁恩云的姐夫他就有这么多的房子吗?难道又是失误?孙文林的父亲在吕青的后面有房子一套,房东面则是丁长江的(丁恩云的侄子)2007年快速路拆迁小二楼。丁长江一夜之间就建成了一处房屋,建房的施工队领导叫胖于,第二天早上街道政府就指派庞科长来测量房屋尺寸,测量完尺寸后庞科长一挥手就有早已准备好的装载机把房子推倒,每平米拿到3000元的补偿款,难道这也是失误?而村民郭景水家六十年老房子却给算违章不给算楼房面积(有以前两位老支部书记证明是他家老房子)像这种情况还有很多,就不一一列举了。(因为什么都是丁恩云一个人说了算,想给谁就给谁,想不给谁就不给谁,想给多少就给多少?没有公开透明)实在是太不公平。不管是“拆迁合同”“土地承包合同”“土地被征用合同”等等本应该是村民手里都应该有一分的,村民手里都没有。这种情况本来就是不合理不合法的。

 8,我们村以前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到2000年就成了困难村了,丁恩云带领后勤和村民代表轮番旅游,她们拉帮结派,拜干哥们,任意挥霍村集体财产,群众敢怒不敢言,大队班子每年都有两次秘密分红(包括大队会计)在江苏泰兴买拔丝设备开(大头票)订立三方假合同,实际出资是增兴窑村187万加24万借款,厂长李凤武,会计丁秀娟(丁恩云侄女),只经营一年多就血本无归,在丁恩云的指挥下从来不交帐。本属于老百姓的血汗钱到底去哪里了?

   9,东站后广场有我村503平米办公楼一处,在修建东站时被拆迁,每平米补偿款4000多元,共计应该是201.2万元而在大队账目上只有70多万元,其余下落不明。丁恩云在昆仑里有底商700多平米下落不明(现已被拆迁补偿款已被领走)

10,承包户,孙继民为获得钢材市场经营权向丁恩云行贿5万元,还给了丁恩云一辆价值3200元的摩托车,2007年11月21日仉金才和孙继民将举报信交到东丽区检察院,接到举报信后经过检察院调查,初步认定丁恩云有受贿行为,万新街政府对此进行了审计,审计结果有问题,结果原区委书记江志山派下属刘永琴(女)和一个姓刘的男性同志将我们的审计报告拿走至今没还,也因此对丁恩云的调查不了了之。也导致丁恩云后来的更多肆无忌惮和对举报人的疯狂报复。。

11、丁恩云以周转房的名义在昆月里盖了32间违章建筑,每年都以一万元的价格出租给拆迁户和一些村干部的亲属,至今租金不知去向?这批违建房子到底是谁的?租金到底都给谁了?村民一概不知!

12、2013年丁恩云在天津市妇女第十三次代表大会上言之凿凿称,2012年增兴窑集体收入达到1380万元,农民年人均纯收入21100元,而实际上,通过商企业信息系统查询村内唯一的集体企业天津市鸿福实业限公司企业年报数据不正常,连续两年企业资产总额竟然都是一万元,我们咨询业内人士称天津市鸿福实业有限公司涉嫌财务造假。(现鸿福实业有限公司已被丁恩云注销)现在又成立了一个“天津裕达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法人是刘刚也是股东,丁恩云,魏学清,邵振海,都是股东鸿福实业公司本应该是全村老百姓的,现在改成裕达物业管理公司,股东为什么就是几个村干部了呢?对这个我们村民一概不知也不明白?还有刘刚本是村里副书记而他的妻子却一直是村里的会计,这种关系应该不能一起担任村里的主要职务吧?,可刘刚却说就这样已经干了20多年了,难道丁恩云作为主要负责人她不知道吗?

13、《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实行村务公开制度,村民享有知情权,村民有权利要求村政,村务,财务公开,而在增兴窑村,这些公开都被限定在指定的村民代表中走过长,村里也按制度设有村民理财小组监督管理村里的三资管理,但实际上不论是理财小组成员还是村里的财会人员都是丁恩云安排的亲属或亲信,实际上多年来村集体财产都被丁恩云自己把持,有多少集体财产从不向村民公开。丁恩云自己在党员会上就说每年招待费就几百万元,老党员刘女士跟丁恩云打官司,要求村集体目公开,信息公开,拆迁、还迁等等公开,刘女士打赢了官司要求丁恩云公开内容,丁恩云充耳不闻就是不给公开。后来刘女士又起诉到二中院要求强制执行,就这样丁恩云给公开了几条假的信息敷衍了事,就在2019年的1月份,还迁房每户村民都应该分到多少平米房子,谁都不知道。就给分房子的村民一人一个档案袋里边就是一张写着给你多少平米房子的纸,比如什么拆迁协议补偿办法等等什么都没有,也不给公开。丁恩云就是一言堂,想给谁家多少就给谁家多少,想不给谁家就不给谁家。这种不公开不透明的做法让村民很是愤怒。

14、丁恩云以国家征用土地为名,把30余处土地(中国石化加油站2个,东郊油库,津滨大道、东南快速、地铁10号线增兴窑还迁昆月里,昆仑里1号楼到12号楼,大直沽酒厂,汽车集团空气滤清器厂,河东房建,津秦高铁,万新锻造厂,正太实业,天津市第二电表厂二期,自行车零件厂,天津房地产开发公司第二分公司,万新街纸箱厂,增兴窑老小学的楼房、万新村北宿舍,三件宿舍,老大队宿舍,交通局河东八队宿舍,东丽分局宿舍)还有村中街道,胡同,公厕,河沟等土地总共几百亩和所有地上物,全不知道都弄哪里去了?

 15,由于村民不断的上访和搜集证据,前不久村民了解到,丁恩云在没有开,村民听证会,的情况下,利用总总理由为借口把村民赖以生存的土地早已卖了,很多可怜,无知,善良的村民们,都被蒙在鼓里,还不知道土地已经被卖了,一些知道的村民,也都敢怒不敢言。(任何在村民不知道的情况下,把土地卖了,都是严重违法违纪)。

16,现在村里很多村民都没有工作,没有养老保险,又平白无故的失去了土地,这让广大群众百姓可怎么生存,。自丁恩云任村领导以来,贪污,挪用,侵占,损公肥私,官商勾结,利用职务便利给亲属和亲信谋福利,乘机揽财,就这样一个为了一己私利不顾老百姓死活的“恶霸”“土匪” 恳请领导能够重视天津市东丽区万新街道办事处增兴窑村的这些问题给老百姓一个交代,其实老百姓真的很容易满足只要能生存能有口饭吃就已经够了。希望各级领导能重视和响应习总书记的,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破网打伞,从严治党,我们相信,能还给我们村老百姓一个公道!(东丽区万新街道办事处增兴窑村也是共产党的天下,决不是个法外之地)以上举报的内容只是冰山一角。希望有关部门能够彻查!

举报人: 董文才  18722069575
2019年9月1日

 
责任编辑:admin
法治视界网致力于普法宣传与资讯交流,本网对转载、分享的内容、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仅供读者参考,本平台将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或者文章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与我们联系(邮箱:3131833977@qq.com),我们将在24小时内处理,谢谢!